位于南部山脊、衔接花柏山和直落布兰雅山的亨德申波浪桥,是本地最高的人行天桥。亨德申波浪桥在晚上 7时至凌晨2时亮起橙黄色的灯光,仿佛一盏盏的大灯笼。


南部山脊


南部山脊通道最引人瞩目的,当属山峰小径(Hilltop)、天蓬走道(Canopy)以及丛林小径(Forest Walks),这三条通道的步行桥将山林的自然之美连为一线,林中生长着各种动植物。在这里,游人可以欣赏到环绕四周的建筑、港口和南部岛屿。


沿着南部山脊伸展着一条花丛走道(Floral Walk),这条走道有百余种开花灌木和乔木,花卉众多。这条徒步径一直伸向园艺园林(Hort Park — 一个生活艺术和园艺中心,集娱乐、教育、研究和零售活动于一体。


步行桥最为独特的,莫过于连接花柏山公园和直落布兰雅山公园的亨德森波浪桥 (Henderson Waves),这是新加坡最高的步行桥,因此,踏上旅程之前,别忘了带上相机,在海拔 77.88 米的最高处,留下难忘的记忆。


位于新加坡南部山脊走廊的亨德申波浪桥。图片来源:国家公园局
园艺园林(HortPark)里的蔬果植物。图中的刀豆(Sword Bean)有 30 几公分长。

拉柏多公园

柏莱雅溪红树林,自然生态多元丰富。

位于巴西班让路、与南部山脊衔接的拉柏多公园,拥有新加坡唯一的沿海石崖,蕴藏着丰富的海洋和海岸生物,也种植了许多少见的植物。漫步其间,边走边听蝉鸣鸟啼,满园生机盎然。游人可以在公园里一边散步,一边观赏自然海景,吹海风,享受难得的宁静,也可以在这里垂钓,或在星空下办一个烧烤会。


爬上 12 米高的眺望台,可以一目了然地眺望远处的毛广岛和圣淘沙岛。
 

靠山边,有座古旧的拉柏多炮台,离海边不远,有块有名的石头“龙牙门”。根据 14 世纪一名中国商人的航海文献,龙牙门位于拉柏多公园和圣淘沙之间的海域。郑和当年经过新加坡海峡,将“龙牙门”作为航海标记。可惜的是,真正的龙牙门在1848年被英国人炸毁了。


拉柏多自然与海岸径全长 2.1 公里,依山傍海的走道是游人漫步的好去处。


这条结合茂盛绿林、独特红树林,以及怡人海景的走道,衔接拉柏多公园和南部山脊。

走道分成3个部分,包括:亚历山大花园小径、柏莱雅溪红树小径,以及武吉慈明港景径。


全长830公尺的亚历山大花园小径,从德普路开始,延伸到拉柏多公园地铁站旁,一路尽是绿意盎然的茂盛绿林,让游人在繁忙的马路旁也能被绿意环抱。


柏莱雅溪小径是本地少有的保留红树林区。这条连接拉柏多公园地铁站的走道长 960 公尺,建在一片红树林湿地旁,这片红树林湿地拥有多达150多种动植物。一踏进这里,游人除了可以登上路口处的瞭望台鸟瞰红树林,也可以在走道上欣赏30多种本地“土生”红树植物。

武吉慈明港景径则是观赏海滨景色的好地方,虽然只有 330 公尺,但这是风景最怡人的一段,游人可以眺望岌巴海港和圣淘沙名胜世界。日出日落时,更加迷人。




阿卡夫山庄

位于直落布兰雅山公园内的阿卡夫山庄(Alkaff Mansion),建于 1918 年,原籍阿拉伯的阿卡夫家族,从也门来到新加坡,经营香料、咖啡贸易和房地产生意,致富后兴建了这座度假宅邸。


这栋仿模 19 世纪英国都铎建筑风格而建的两层楼洋房,犹如直落布兰雅山上的一座城堡,代表殖民地时代本地阿拉伯社群的财富和精致生活品味。这里曾经举办过无数的盛会,宾客多为富商及达官显要。


直落布兰雅山,旧时称为华盛顿山,地势险要,眺望南部海面,俯视西部地区,山庄后面设有一个碉堡。当年,英国军队向日军投降前,防御附近吉门营房的英军剩余兵士,曾经退守到阿卡夫山庄和华盛顿山。


战后,阿卡夫家族便出售了山庄。


见证日军入侵历史的直落布兰雅山和花柏山,早已被列为受保留的地区,阿卡夫山庄则是受保留的建筑之一。


目前,山庄开设了一家两层楼的高档意大利餐馆 Alkaff Mansion Ristorante。


打理这家餐馆的业者王佳禄(31 岁)受访时说,当年接手阿卡夫山庄时,整栋建筑物破旧不堪,他们花费500万元整修,餐馆分上下两层,地面层保留黑白洋房的特色,二楼走欧陆奢华风,木梁相间高挂水晶灯,殖民时代风情油然而生。阿卡夫山庄从此又重获新生,恢复衣香鬓影,高朋满座。


63 岁的房屋经纪莫绅·阿卡夫(Mohsen Alkaff)是阿卡夫家族第五代后人。山庄近几年来修复后,保留许多昔日元素,莫绅和家人偶尔会回到这里聚餐,缅怀小时候每逢周末全家人到山庄玩乐、野餐,以及参加社交聚会的美好情景。

坐落于直落布兰雅山公园内的阿卡夫山庄,有近百年历史,现为高档意大利餐馆。
阿卡夫山庄的空间大,也有花园,白天夜晚都有不一样的美。


阿卡夫山庄的著名菜肴梅汁烤羊排。
阿卡夫山庄曾经被弃置了六年,一度沦为残垣断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