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芝路上的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JW Marriott Singapore South Beach),以及潮味十足、位于罗拔申码头的M Social酒店,皆是出自法国设计鬼才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之手。另外,新古典建筑风格酒店索菲特Sofitel So是由香奈儿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担任首席设计师。

精品酒店中,Warehouse酒店和新大华酒店则请到新加坡本地著名设计师李振定(Chris Lee)和佘崇霖操刀。这些由名家设计的酒店,不仅仅是奢华的住宿空间,也隐藏了非常强烈及独特的主题与个性,值得旅客们细细发掘与品味。


1. M Social酒店

客房娇小性感

今年67岁,仍青春洋溢的斯塔克说,1980年代中,曾经有一阵子,他几乎每个月飞来新加坡一次,见证了新加坡的城市发展。

他目睹了新加坡演变成今日严肃的金融商业中心,他设计的风华南岸酒店客房就是迎合狮城严肃的一面,给前来做生意的人住宿,而M Social的对象则是较轻松好玩的年轻人。M Social就像是海滩上的小凉亭,透过它来发掘新加坡的另一面——热带度假村。

M Social是千禧国敦酒店集团最新开设的潮酒店,以年轻人为目标,酒店大堂设自动登记付账机器,亮点是酒店的酒吧餐厅“Beast & Butterflies”,墙上由平板电脑和书籍参差装点,长酒吧的桌面更是一面长方形的电视屏幕,整体都对上这个族群的喜好与作风。

酒店共有293间客房,只有19平米到22平米面积的两款房,有些房还有挑高5米的超高度,刚好足够做成两层的格局。

风趣的斯塔克把“小鞋盒房”形容为“爱的小窝”。他说,纽约The Hudson酒店有面积非常小的客房,他本身住过之后发现,小房间是最性感的房间,住过的朋友也有同感,主要的原因是,房间越大就越会把设计稀释掉,娇小的房间反而会浓缩所有的元素。

作为设计师,他每一公分都会考虑周详,就好像如何把浴室完美地融入,如何让一张桌子随意加大或收纳,透过性感的镜面反射来扩大空间等,同时又不失去房间里的舒适与便利。

斯塔克目前在全球设计过120个室内空间,其中包括36家酒店的客房。

M Social内外都有来自西班牙的怀旧风绘制瓷砖,酒店大堂的麻包袋凳子则仿佛呼应罗拔申码头的前身是货仓。

M Social酒店
地址:罗拔申码头90号(90 Robertson Quay)
网址:www.millenniumhotels.com/zh/singapore/m-social-singapore/

M Social酒店酒吧餐厅“Beast & Butterflies”的墙上由平板电脑和书籍参差装点。
M Social酒店的设计者斯塔克风趣地把“小鞋盒房”形容为“爱的小窝”。

2.南岸JW万豪酒店

旧兵营换新装

2016投入服务的五星级新酒店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JW Marriott Singapore South Beach),前身为美芝路兵营和武装部队仕官俱乐部(NCO Club)。四座英国殖民地时期的军事和警用设施,建筑特色别具一格,2002年被列为受保留建筑,与附近的其他历史建筑,如莱佛士酒店和国家美术馆(前最高法院大楼和政府大厦)相映成趣。

美芝路的“美芝”二字是英文“海滩”(beach)的音译,顾名思义,这里在填海前曾是一片海滩。莱佛士登陆新加坡后,将这里规划为欧洲人的住宅区。

新加坡独立后,首个兵营也设在美芝路,直到2000年关闭,营区里的四座建筑被政府列为受保留建筑,建筑成为综合发展项目JW Marriott Singapore South Beach的一部分,并改作餐饮零售用途。

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的建筑由Foster+Partners和全球设计公司Aedas操刀,室内极具风格的设计则是名家菲利普·斯塔克的设计,此外还聚集了韩国艺术家李二男、新加坡艺术家Soh Ee Shaun的装置作品,这么耀眼的设计师阵容,很快地吸引了艺术与设计爱好者慕名而至。酒店的院落还保留了美芝路的前武装部队仕官俱乐部的历史建筑。

酒店楼高45层,共有634间客房和套房、一家全天候餐厅、三家充满朝气活力的酒吧、两座空中观景花园、两座泳池和一个健身室。其中三层楼特设为女宾专用客房,客房设计添加粉红细节,女士梳洗装扮配备齐全,并且特别加强保安程序,让到此参加女生派对或者三两闺密的“宅度假”更觉私密。

斯塔克(Philippe Starck)受访时也透露,他所装潢的每个空间,必定会融入一个神秘的物件,好比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大堂高挂的一个大茧,内有啥乾坤,无人知晓。M Social则在大堂外放置两座巨大的金属“花生”及一个大铁箱,到底花生在那里代表着什么呢,老顽童斯塔克不肯透露。

他说:“我爱谜,也认为人生少不了神秘的事物。人生的谜,让生命变得更美。谜让我们坠入情网,不可自拔。”

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
地址:美芝路30号(30 Beach Road)
网址:www.marriott.com.cn/hotels/travel/sinjw-jw-marriott-hotel-singapore-south-beach/

美芝路兵营的四座建筑被政府列为受保留建筑,如今成为综合发展项目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的一部分,并改作餐饮零售用途。
新加坡南岸JW万豪酒店外观独特,在大厦林立的城市中一眼就能认出。

3.Sofitel So

新古典建筑风格酒店

经过罗敏申路,大家不难发现一个富有新古典建筑风格的建筑。这一座建于1927年的建筑,是新加坡受保留建筑之一,也曾是新加坡电信管理局大厦。

这座位于老巴刹对面的百年大厦,在2013年摇身一变成为法国雅高酒店集团(Accor)的豪华精品酒店Sofitel So(索菲特酒店)。

在新加坡市区重建局的投标条件下,建筑的正面须保留原貌,为此索菲特酒店一砖一柱以至间隔布局,包括外观墙面,都是建筑的原始风貌。

索菲特由香奈儿创意总监卡尔拉格斐(Karl Lagerfeld)担任首席设计师,主题是:生命是美好的(Life is Magnifique),设计风格一向以豪华著称。

建筑外观富有殖民风格,室内设计则渗透着浓浓的法式情调,而随处可见的六角形设计,正是法国领土的形状。无论你来自哪里,若有机会入住千万别错过顶楼以金色砖瓦铺成的泳池,享受在迷人的夜景中泡“金汤”的奢华感。

酒店分为So Hip Wing与So Heritage Wing两翼,两者走廊设计大不同,从一端走到另一端,可明显感到氛围的变化。但无论是在大门之外、客房钥匙、房门敲环,甚至是贴身浴袍,你都可发现酒店徽章“The Lion's Seal”。该徽章红白的经典大方与高度“曝光率”,高贵鲜明而引人注目,不愧是出自名设计师Karl Lagerfeld之手的设计。

智能操控客房设施

此外,两翼的客房内均贯彻高科技路线,全房灯光、冷气、窗帘、闹钟甚至随机音乐的“情调设定”,都能由iPad操控,让你一板在手,就能高枕无忧。

2017年四月,酒店也和科技公司Epson联手推出AR(Augmented Reality)扩充实境导览试验计划,只要到柜台借用智能眼镜,戴着它走到指定地点,酒店的“设计师”就会出现在眼前,向你介绍酒店的设计故事。 此外,指定套房的住客,也能通过眼镜了解套房的设计元素。

餐厅摆放“睡床”

饿了的话,可从迷你吧享用免费零食、咖啡、茶包或冷饮,或通过智能电视叫客房服务,或到酒店一层的Xperience Restaurant & Bare餐厅品尝中海与意大利风味佳肴,以及欧亚结合的创新美食。

Xperience餐厅内的一幅新加坡景点地图上绘有巴黎地铁图,这个看似不经意的小细节,巧妙地将两地特质相互融合,对外国旅客而言别致有趣,对国人或法国游客而言,则能从亲切感中发掘新意。

此外,餐厅还摆有一张“睡床”,供住客享受宛如在家一般的惬意用餐氛围。

索菲特酒店位于市区中心,交通方便,附近有大型商场、餐厅、酒吧。若想走入本地文化,一尝本地美食,价格便宜又选择多样的老巴刹就近在咫尺,十分便利。

Sofitel So建于1927年的建筑,是新加坡受保留建筑之一。
Sofitel So客房典雅又舒适。

4.Warehouse酒店

体现叛逆精神

Warehouse酒店是新加坡大华银行黄氏家族的第四代,新加坡餐饮公司The Lo & Behold的创办人黄鼎文从餐饮跨界酒店业所经营的首家酒店。

酒店所在的老货仓建于1895年,是华商林和坂的房产。货仓之前的拥有权一直在本地华商手中,从未转给殖民者,黄鼎文认为,这就是货仓百年来的特色之一,因此,要带出酒店的在地特色,就得重现建筑的华商精神。

于是,他非常强调新加坡的创客文化,以延续本地的传统和精神:酒店餐馆Po找来Wildrocket餐馆的主厨刘伟仁,供应福建虾面与薄饼等本地美食;酒店由新加坡建筑事务所Zarch修复;室内设计交予2009年总统设计奖年度设计师李振定(Chris Lee)团队操刀。

Warehouse酒店坐落在合乐路,黄鼎文说:“这条街曾是夜生活与KTV酒廊的据点,在更久远的年代,还是酿私酒的红灯区。”

对于那一带略为“三教九流”的过往色彩,黄鼎文不但不介意,甚至有点着迷,不怕重现老建筑见证过的历史。

透过时光瑰丽的滤镜,当年的黑暗与罪恶,在这位新进场年轻酒店业者眼中变成了“叛逆的精神”,融入酒店各个细节的设计里。

设计师李振定说,酒店内部细节——从酒吧鸡尾酒,餐牌上叼烟女人的插画,客房迷你吧里的情趣小皮鞭,大堂售卖的手铐等——都在调皮地反映货仓进出口香料、酿造亚力烈酒(arrack),以及80年代开设迪斯科舞台的三个历史阶段。

设计的主旨强调保留货仓的灵魂之余,又提升它的内在,外观除了完整还原与修复原貌之外,内部结构原有的支撑桁架也被保留下来。此外,客房、大堂和走廊也开天窗引入自然光,改善以往黑压压的内部空间。

37间客房有30间的设计独特不重复,并在触点和细节体现奢华感,好比用皮革包覆写字台,床边有USB和国际通用电插座,客房都挑高,展现舒适宽敞的空间感。

The Warehouse Hotel
地址:合乐路320号(320 Havelock Road)
网址:www.thewarehousehotel.com

Warehouse酒店所在的老货仓建于1895年,它的外观经过还原与修复后重现出老货仓最原始的风貌。

5.皮克林宾乐雅酒店
皮克林宾乐雅酒店的空中花园设计巧妙,以起伏的波浪形状制造层次感,呼应了前方芳林公园的绿景。

呼应公园绿景

世界各地的城市绿化都在积极向上发展,其中,意大利米兰更在进行一项大胆创新的计划,即在高楼住宅中打造垂直森林,而新加坡在这场空中绿化运动中也不落人后,目前已有的天台花园达到61公顷,也就是有将近85个足球场那么大,已超越了美国绿色天台领军城市——芝加哥的50公顷。

新加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Park Royal on Pickering)就是其中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酒店项目还得过“2013年总统设计奖”。酒店由WOHA建筑事务所设计。

WOHA在设计皮克林宾乐雅酒店初期,就找来新加坡著名的景观建筑师傅水星协助。傅水星是新加坡大力推动垂直花园的先锋之一,他与团队不断地让植物攀上建筑,越攀越高,包括了新加坡樟宜机场第三搭客大厦5层楼高、300米宽的绿墙。

皮克林宾乐雅酒店的空中花园,最终还影响及改变了酒店的外形,让每一层空中花园的阳台刻意不工整,以起伏的波浪形状制造富有层次感的景观,并且让植物穿透延续到下一层的花园,设计也很巧妙地借用并呼应了前方芳林公园的绿景。

Park Royal on Pickering
地址:必麒麟街上段3号(3 Upper Pickering Street)
网址:www.parkroyalhotels.com/zh/hotels-resorts/singapore/pickering.html


6.新大华酒店
新大华酒店是本地最古老的酒店之一,经过修复和重新打造,这座建于1928 年的旧建筑有了新的生命。新大华酒店只有30间客房,不过间间充满惊喜。客房内不只是挂上画作,直接把画画在墙上的就占了24间。

宛如艺术堡垒

新加坡蓬勃的旅游业带动了酒店业发展,各种等级的酒店和背包旅客宿舍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冒起。其中,一些以殖民地时代的建筑和旧店屋改建而成的精品酒店,尝试通过这些有历史的建筑,为住客创造非一般的入住体验。

于2010年一手把位于小印度的宏文学校旧校舍,打造成时髦的Wanderlust精品酒店的新加坡酒店餐饮业潮人卢立平认为,改建自有历史的建筑,能让酒店更有卖点。卢立平也把牛车水的大华酒家改建成新大华酒店(New Majestic Hotel),他说:“这家酒店现在的客人不只是外国人,也有不少本地人,很多客人都记得大华酒家这间餐馆,能让人联想到历史,对酒店是好的。”

新大华酒店是一家个性酒店,在DP Architectures的修复和Ministry of Design的室内设计重新打造下,加上9名新加坡画家和5名本地知名设计师投入的创意点子,例如吊式挂床配搭本地画家创作的普普艺术(Pop Art)风格壁画,让人犹如睡在美术馆里。30个客房30种不同的风格,赋予了这座建于1928年的旧建筑新的生命,也让沉静的牛车水会馆老街苏醒了。

新大华酒店曾获2006年的新加坡总统设计奖,设计师是本地设计才子佘崇霖。他曾与世界顶尖的建筑大师并肩工作过,在成为本地Ministry of Design的董事前,佘崇霖曾在国大建筑系教课。酒店的其中一个房间“Mirror Room”,就是佘崇霖亲自设计的,床头上端和墙壁采用串连式的镜子,为房间增添亲密感,同时也令人觉得房间更加宽敞和明亮。

酒店2楼的迷你泳池,池底有两个透明设计的圈圈,可以窥见在楼下餐馆用餐的食客,也让吃饭的人在抬头时,可以欣赏到美妙的泳姿。

New Majestic Hotel
地址:武吉巴梳路31-37号(31-37 Bukit Pasoh Road)
网址:www.newmajestichote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