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印度店主及传统协会主席拉惹古玛认为,如何维持生意,确保人流量,是小印度保持色彩和文化遗产须克服的挑战。

实笼岗路是继市区和武吉知马路之后最早建设的道路之一。位于两侧的小印度,在 19 世纪已是本地印度人的聚集地,到了 1881 年,当地主要的经济活动便是牛犊买卖。

有旅游网站形容,“小印度”是新加坡这个小红点上最杂乱,但却最热闹又最具活力的地区。小印度的魅力所在,是它在过去 170 多年的发展和演变过程中,仍然能够保持独具一格的文化特色与生命力。

“小印度”的范围很广,从武吉知马路和梧槽干拿路交界处开始,直到吉真那路一带的实笼岗路,印度色彩都很浓厚。

根据莎仑·希迪和尼玛拉·普鲁守腾撰写的《新加坡的小印度:过去,现在与未来》一书记录,实笼岗路是继市区和武吉知马路之后,新加坡最早铺设的道路之一。 1822 年的地图上显示,实笼岗路是拟建的跨岛道路。到了1836年,实笼岗路已经形成了今天的基本地理面貌。

当时,实笼岗路衔接了两个重要的内陆水域,即南部的梧槽河、加冷河与北部的实笼岗河及实龙岗海港。由于具备了丰富的水和粮草资源,因此,这一带吸引了不少印度人到那里养牛。到了1881年,当地主要的经济活动便是牛犊买卖。这个地区后来也成为印度人的聚集地。

20 世纪初,城市发展的脚步逐渐使实笼岗路一带转型为商业住宅区。进入上世纪30年代,这一地区的移民人口激增,牛犊买卖逐渐被淘汰,腾出更多空间兴建住宅。

印度传统文化馆馆长高尔立博士受访时指出,早期在实笼岗路周围搭建的牛棚,上方就建有供印度工人居住的宿舍,而这些工人均为男性。30 年代,更多印度妇女随丈夫到新加坡,这个地区单身男性偏多的情况才改变过来。

为满足印度居民生活所需的各种小商铺应运而生,包括售卖新鲜食材的蔬果摊、杂货店、裁缝店、金铺、专门提供印度素食的餐馆、小吃店、制作花饰的花店,以及售卖淡米尔文书刊的报摊等。

一般人的印象中,小印度建筑设计独特且多样化,为这里的街景和主要公路带来别具一格的小镇风味。错综复杂的弄巷,弥漫着浓郁扑鼻的香料味,以及旋律轻快的印度歌曲,这一带的商店人气似乎都很旺。


坐落在干贝尔巷的55年老字号蔬果摊Jothi Store and Flower Shop,果菜种类齐全,吸引不同族群的顾客。

小印度在 1989 年正式被列为保留区。

在干贝尔巷经营 55 年老字号 Jothi Store and Flower Shop 的第二代店长拉惹古玛告诉记者,小印度如牛车水一样,经历了不小的变化,但它依旧保持本土文化的生命力,没有过度旅游化,这当中有几个主要的原因,包括:小印度仍然是本地印度人购买生活必需品的首选地点,其次,来自印度的新一波移民浪潮,以及来自印度的客工都到这里光顾,让小印度的传统店家得以生存。


在印度文化气息浓厚的小印度,彰德路的华人酒庄“杨万兴”格外容易让人注意到。
德斯加路曾经是“红灯区”,如今娼寮已寥寥无几。这里的店屋大多数属于永久地契,受到外国买家青睐,竞相争购,5年来店屋价格大涨。

坐落在小印度的南洛街,除了背包旅社、廉价旅店之外,近几年也添加了一些特色餐馆。
竹脚菜市场是小印度的重要地标,这一带过去处处能见养牛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