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于美芝路 1 号(1 Beach Road)的莱佛士酒店(Raffles Hotel),是闻名世界的豪华酒店。它是新加坡市区的地标之一,并于 1987 年被列为 “国家古迹” 级别的建筑。它的历史悠久,在130 年岁月里,许多事件在这里发生,许多故事从这里传开。

从莱佛士酒店曾接待数不尽的名人,如美国已故巨星麦克杰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中国已故总理周恩来,到它那独创的鸡尾酒 “新加坡司令”(Singapore Sling),这些事都广为人知。然而,还有许多关于这家酒店的趣闻轶事,你可能不知道。下面就为你一一道来。

1. 只能是这种白色
莱佛士酒店外墙的白漆,只能采用指定的牌子与规格型号。 莱佛士酒店外墙的白漆,只能采用指定的牌子与规格型号。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莱佛士酒店外观宏伟,建筑设计散发着殖民地时期庄严典雅的风格。整座酒店的外墙漆上纯白色,更为它增添几许高贵优雅的气质。每天,工人一手提着油漆桶,一手拿着油漆刷,沿着酒店外围进行检查,一旦发现墙壁或柱子油漆脱色,或沾染上擦不掉的污迹,就立刻补上新漆,确保外墙时时刻刻都保持完美无瑕的纯白色。

不过,工人手上的白漆,可不是随便一种白色油漆,而必须是指定的 “Nippon Paint” 牌子 “Super Vinilex BS00E55 White” 规格型号的油漆,以避免出现色泽深浅不一的情况。 莱佛士酒店助理总工程师 Samsol Misbah 说,酒店建筑是国家古迹,外观包括颜色不能任意改变,因此就让它一年到头维持完好的纯白色。酒店共外聘四名油漆匠,负责这项日常油漆工作。


2. 矗立百年全因 “怪遗嘱”
莱佛士酒店百年来基本保留原貌,留存着古风韵。 莱佛士酒店百年来基本保留原貌,留存着古风韵。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莱佛士酒店在 1887 年 12 月 1 日静悄悄地开张。那时酒店是从旧别墅整修而成,只有十间客房。后来,创立这家酒店的亚美尼亚人 Sarkies 四兄弟,才逐渐把它发展成高档酒店。

在漫长历史中,莱佛士酒店遇过强劲对手,曾陷入低谷困境,面对过艰巨挑战,但在同期酒店一一走入历史,高楼纷纷拔地而起之时,莱佛士酒店未被重新发展,百年来以原貌屹立原地,可说是得益于一份 “怪遗嘱” 的 “保障”。

过去有些书籍说四兄弟是向一名船长买下酒店所在的房地产,但莱佛士酒店的历史研究员 Leslie Danker 说,最新考证显示,四兄弟是向在新加坡的阿拉伯富商 Mohamed Alsagoff 租用别墅来经营酒店。

这栋别墅由苏格兰著名作家 Walter Scott 的后人 Robert Scott 始建于 1829 年,最初名为 Beach House。别墅后来转手好几次,1870 年由 Mohamed Alsagoff 以 5450 西班牙银元(当时的货币)买下,十多年后租给四兄弟。


莱佛士酒店的修复工程,着重保留历史特色,同时带给顾客全新体验。 莱佛士酒店的修复工程,着重保留历史特色,同时带给顾客全新体验。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莱佛士酒店发展成功后,四兄弟一直希望买下别墅,却无法如愿,因为 Mohamed Alsagoff 于 1875 年去世前,曾立下 “怪遗嘱” ,规定后人不能卖掉遗产,直到他最后一个孩子去世后的 20 年。1961 年,Alsagoff 家族才终于能出售这项遗产。当时的莱佛士酒店大股东华侨银行原本想买下房地产,却输给了对手马来亚银行。

也许正因为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房地产业主和酒店经营者属于不同人或集团,使到莱佛士酒店没赶上重新发展的大潮流,并得以保住百年风韵。


3. 二战牛排推车与汤匙
Raffles Grill 餐馆的这台银制牛排推车,在二战期间曾被埋在酒店园地。 Raffles Grill 餐馆的这台银制牛排推车,在二战期间曾被埋在酒店园地。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历史悠久的莱佛士酒店,历经世界大战,留下了不少关于战火岁月的故事。现在,酒店里的 Raffles Grill 餐馆,所使用的一台银制牛排推车,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就是高档餐馆会使用的一台推车,但原来它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并逃过遗失或毁损的命运,安然留存在酒店内至今天。

事缘在新加坡于 1942 年 2 月 15 日沦陷之前的几小时,酒店员工将牛排推车埋在酒店园地,避免日军发现。在日治时期,莱佛士酒店被日本人改名为 “昭南旅馆”(Syonan Ryokan),并用作战俘中转营。直到战后,牛排推车才 “重见天日”,继续它为顾客服务的使命。

另一个故事则与英国战俘有关。1987 年时,英国前战俘组织的会长,要把一支汤匙归还给莱佛士酒店。原来他在1942 年被日军拘禁之前,曾从莱佛士酒店取走一支汤匙,而这支汤匙后来竟成为他三年半战俘生涯中唯一的 “财产”。


4. 老虎来做客

在漫长的岁月里,莱佛士酒店迎来无数名人贵客,包括美国前总统老布什、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英国威廉王子与凯特王妃、一代喜剧泰斗查理·卓别林、国际巨星伊丽莎白·泰勒、香港巨星成龙等。但你可知道,除了名流显贵,就连老虎也爱上莱佛士酒店。

第一只不请自来的老虎,在 1902 年误闯莱佛士酒店,不幸命丧酒店台球室。负责射杀这只 “不速之客” 的,是隔邻学校莱佛士书院的校长 C.M.Phillips。

第二只老虎比较幸运。它在1986年2月8日,农历虎年除夕,应莱佛士酒店意大利籍总经理 Roberto Pregarz 之邀,堂堂正正到酒店做客,为酒店百年庆和虎年的来临宣传造势。据了解,这只老虎是马戏团豢养的。


5. 文人添色彩
莱佛士酒店的这间客房,是 1907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Rudyard Kipling 住过的。 莱佛士酒店的这间客房,是 1907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Rudyard Kipling 住过的。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不少文人墨客,也曾入住莱佛士酒店,为它增添浓浓的人文色彩与文化气息。1907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小说家兼诗人 Rudyard Kipling(吉卜林,1865-1936),就曾于1889 年入住莱佛士酒店,并在游记中做了详细记载。Kipling 著有寓言故事名著 “The Jungle Book”(1894 年出版,中文译名有《丛林奇谭》、《丛林之书》等),百年来不断被改编成漫画和电影,大受欢迎。

除了 Kipling,其他英国文人,例如小说家兼剧作家 Somerset Maugham、导演兼演员 Noel Coward,以及 “Slow Boats to China”(《慢船到中国》)一书的作者 Gavin Young,都曾是莱佛士酒店的贵客。

其中,Maugham 曾在 1921 年、1926 年与 1959 年,三度入住莱佛士酒店,还住在同一个套房。套房的房号从原来的 78 号变成 120 号,后来又变成 102 号。现在,这个套房很受日本游客喜爱。

Maugham 入住时,经常到酒店的酒吧 Long Bar,喝上一杯 “百万元鸡尾酒”,即后来被称为 “新加坡司令” 的鸡尾酒。他的短篇小说 “The Letter”(《情书》),描写发生在马来亚的情杀案,他把“百万元鸡尾酒”也写入情节中,变成书中人物——辩护律师之妻的得意之作。

当代作家中,台湾作家兼名嘴陈文茜的心愿,是在有生之年住遍世界百大最佳酒店,因此她曾在受邀来新加坡时,自掏腰包在莱佛士酒店住上一晚,了结心愿。中国作家章诒和访新时,对莱佛士酒店印象深刻,没到过欧洲的她,在此遥想当年父亲留学德国的生涯。《莱佛士酒店》也成为日本作家村上龙的小说书名,后来还改编成电影。


6. 酒吧特色:满地花生壳

“新加坡司令” 鸡尾酒是莱佛士酒店酒吧 Long Bar 的调酒师严崇文(Ngiam Tong Boon)于 1915 年调制出来的。严崇文的祖籍是中国海南。

“新加坡司令” 这粉红诱人的鸡尾酒,以 Gin(杜松子酒、琴酒)为底,并用凤梨与樱桃装点。现在,它仍是 Long Bar 卖得最好的饮品。服务生说,甚至有顾客一人连点五杯来喝。

哪天光顾 Long Bar 时,你可能很快就注意到一些桌椅周围的地板上,散落着许多花生壳,与一般高档饮食场所讲究彻底整洁的情况很不一样。请别怨顾客没礼貌,把花生壳乱丢一地,也别怨服务生懒惰,不勤加打扫,因为让花生壳任意散落一地,正是 Long Bar 的传统特色。所以,尽管这家酒吧也很干净卫生,却特意允许那一地无序的花生壳。酒吧常客听不到踩碎花生壳的声音,恐怕还会觉得不习惯。

至于这个传统从何而来,又从何时开始,现在已说不清。服务生只知道,常有人慕名前来观赏这个 “奇观”。但服务生其实每晚都会把酒吧的地板打扫干净,花生壳都会被扫走,所以要看花生壳“奇观”,第二天去早了还会看不到。

“新加坡司令” 鸡尾酒是 Long Bar 的人气饮品。 “新加坡司令” 鸡尾酒是 Long Bar 的人气饮品。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在干净卫生的 Long Bar 里,仔细一看,地板上散落着许多花生壳。 在干净卫生的 Long Bar 里,仔细一看,地板上散落着许多花生壳。图片来源:新加坡报业

7. 亚美尼亚人贡献多

莱佛士酒店是由来自亚美尼亚的 Sarkies 四兄弟创立的。翻查旧档案,新加坡在 1881 年时人口有 13 万 9200 人,欧洲人有 2679 人,亚美尼亚人只有 80 人,但他们早期对新加坡却贡献良多。

新加坡最古老的基督教教堂 “亚美尼亚教堂”( 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 of Saint Gregory the Illuminator,一般简称 Armenian Church)正是亚美尼亚人建造的,教堂附近有条亚美尼亚街(Armenian Street)。新加坡国花卓锦万代兰(Vanda Miss Joaquim)这一胡姬品种,是亚美尼亚女子 Joaquim 发现的。本地英文报章 《海峡时报》(The Straits Times),也是亚美尼亚人 Catchick Moses 于 1845 年创办的。

Sarkies 兄弟当年到东南亚谋生,最初当工程师、建筑师或从事贸易,最后成为著名的酒店业者。除了莱佛士酒店之外,他们在马来西亚槟城建的东方酒店(Eastern and Oriental Hotel)和在缅甸仰光建的 The Strand 酒店,也都是传奇性酒店。不过,这个家族的酒店王国,躲不过上世纪30年代的世界经济大萧条,最终破产。

(本文资料来源:新加坡报业控股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