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Subaraj Rajathurai

新加坡环保主义者

新加坡自然保护区的存在,真该归功于国内几位环保主义者的努力,如 Subaraj Rajathurai 就是当中的佼佼者—— 一位自学成才的自然学家、满怀激情的环保主义者,兼经验丰富的生态旅游向导。过去 35 年间,他在幕后以和平的方式推动环保,默默而坚定地守护着新加坡让人心醉的生态系统。1987 年,他和另外三人草拟了一份保护双溪布洛 (Sungei Buloh) 的建议书,那是位于新加坡西北部的一大片红树林,政府正计划重新发展。该感激他们的坚持,六年后,这片湿地列为自然公园。1992 年,Subaraj 以科研团队成员身份,负责拯救贝雅士蓄水池下段 (Lower Peirce Reservoir) 占地 123.8 公顷的森林。

对大自然
永生的爱

“即使用尽五世生命探寻自然,大自然还是有探之不尽的丰富学问。” Subaraj 说。他自 18 岁那一年到武吉知马自然保护区一游,从此就无法自拔地爱上了雨林。新加坡城市景观和隐密生态系统完美交融的规划方式,让他深感于自己对霸道嚣张的城市化进程抵制到底的坚持,终究是值得的。“在新加坡,从五星级酒店到雨林,只需 20 分钟路程。” 他深信新加坡不光是亚洲的门户,也称得上是 “大自然的门户。”

Subaraj
的留恋之地

从远足步道到露营点,都值得他推动生态保护运动,Subaraj 邀您从自然爱好者的视角认识新加坡。

被拯救的小岛仙境

虽然对仄爪哇 (Chek Jawa)的保护工程出了不少力,Subaraj 却选择将乌敏岛东南端这片 100 公顷湿地得以保留下来的功劳归于公众。他忆述道:“几位部长到那里去,赫然看见足足有 700 人正在观看海洋生物。“他们再也无法否认仄爪哇生态的重要性。”

环保工作的能量来源

Subaraj 对新加坡广受欢迎的 Casuarina Curry 印度餐馆怀有美好的记忆,这家餐馆还为他的一项野生动物保护活动提供支持。“Casuarina 的 roti prata (印度煎) 是最棒的。” 说起煎饼,他精神大振。“我们当年在为贝雅士蓄水池下段奋战期间,这里就是我们打完仗吃饭畅饮的小天地。”

户外课堂

身为热心的教育学家和自学的自然学家,Subaraj 经常开展双溪布洛生态之旅,这是一片占地 87 公顷的湿地,也是候鸟中途停留之地。他语重心长地说:“从您迈入大自然的那一刻起,就要对大自然负起责任。“双溪布洛是绝妙的户外课堂。”

南部山脊 (Southern Ridges)

对于这条长达 10 公里的徒步路线和观鸟圣地,Subaraj 说:“南部山脊 的英文名称是我创造的,因为我想组织一次南部山脊之旅。” 他建议以新加坡国立大学为起点,途经直落布兰雅 (Telok Blangah) 和花柏山 (Mount Faber),最终抵达港湾中心 (Harbourfront Centre)。

大自然爱好者二日游导览

在 Subaraj Rajathurai 的带领下,走向新加坡广阔原始的大自然,亲身体验这位环保主义者致力捍卫的生态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