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加坡,最常见到彩绘玻璃的地方正是宗教建筑,包括教堂、修道院和回教堂。不同光线可营造出不同氛围,当阳光照射到玻璃时,效果璀璨夺目;夜里从建筑内射出来的彩光,更是气象万千。

圣安德烈座堂 (St Andrew’s Cathedral)

被誉为 “好望角以东最美丽的教堂建筑” 的圣安德烈座堂,也是新加坡最古老的教堂之一。

圣安德烈座堂祭坛背后有三扇花窗,每扇窗镶嵌着 15 段色彩斑斓的彩绘玻璃。三扇窗分别纪念新加坡的开埠人莱佛士,以及新加坡的两位前总督——约翰·克劳福和威廉·巴特卫,因此呈现了他们各自的纹章。

五年前,圣安德烈座堂花窗的修复过程中发生了小插曲,团队怀疑两位总督的彩绘玻璃盾徽被 “调包” 了。1823 年至 1826 年当总督的约翰·克劳福(John Crawfurd)是苏格兰人,1843 年至1855年当总督的威廉·巴特卫(William Butterworth)则是英格兰人。

团队当时发现彩绘玻璃纪念板(memorial panel)文字指纪念巴特卫的彩色玻璃,所呈现的纹章(coat of arms)竟然有代表苏格兰的鹿角标志。

团队后来对照了上世纪初座堂的旧照片以及参照英国皇家纹章学院的文献,证实了两人的盾徽被 “调包” 了。他们上报当局后,才把错误给纠正过来。

圣安德烈座堂经历了一百多年的沧桑却仍旧那么光彩照人,据说是将贝壳磨成灰,加入蛋白和糖调成糊状,再放入浸泡到柔软的椰子壳,就制成了一种实用又美观的石膏。将其涂在建筑的表面,不容易出现裂痕,而且洁白有光泽。

地址:11 St Andrew’s Road, Singapore 178959

哥德式教堂普遍使用彩绘玻璃窗,圣安德烈座堂也不例外,明艳的彩色玻璃窗,让单调的座堂内室顿时光彩夺目。  哥德式教堂普遍使用彩绘玻璃窗,圣安德烈座堂也不例外,明艳的彩色玻璃窗,让单调的座堂内室顿时光彩夺目。
圣安德烈座堂内纪念新加坡开埠者莱佛士(中)以及前总督约翰·克劳福(左)和威廉·巴特卫的彩绘玻璃,其中克劳福和巴特卫的彩绘玻璃一度“调包”了。 圣安德烈座堂内纪念新加坡开埠者莱佛士(中)以及前总督约翰·克劳福(左)和威廉·巴特卫的彩绘玻璃,其中克劳福和巴特卫的彩绘玻璃一度“调包”了。

善牧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the Good Shepherd)
善牧主教座堂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堂。 善牧主教座堂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堂。

善牧主教座堂(Cathedral of the Good Shepherd)位于勿拉士峇沙路,这座具新古典主义风格的教堂于 1847 年竣工, 1897 年完成祝圣礼,并在 1973 年被列为国家古迹,是新加坡历史最悠久的天主教堂。

2013 年至 2016 年间,教堂经过翻新和维修,以崭新的面貌展现在信众面前。除了更换教堂内的地砖、长椅、祭台和冷气,教堂的管风琴、彩绘玻璃窗和耶稣受难之路画作也经过修整。整个工程耗资约新币 4000 万元。

翻新工程时,教堂外的一根柱子因为几乎坍塌而被拆除,工程人员拆除柱子后,发现底部有一个自 1843 年埋藏至今的时间囊,里面装有 18 和 19 世纪的各国钱币、当年的报纸和一个祈祷本子,因而获重新竖立。

地址:A Queen Street, Singapore 188533


赞美广场(Chijmes)
赞美广场内呈现圣人事迹的彩绘玻璃。  赞美广场内呈现圣人事迹的彩绘玻璃。

赞美广场(原圣婴耶稣修道院)建成于 1852 年,后来这座建筑成为了女修道院与院长住宅,并扩建了两部分 —— 孤儿院以及拥有七彩斑斓玻璃窗的哥特式教堂。旧时虎年出生的婴儿曾被遗弃在门口,修女便会将他们收养,因此这里的大门就被称为”希望之门” (The Gate of Hope)。如今物是人非,而这座希望之门仍然伫立在维多利亚大街一侧。

现在这座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在90年代改造后已成为新加坡首屈一指的休闲胜地。赞美广场和圣约瑟教堂(St Joseph's Church)的彩绘玻璃都是比利时著名作坊多波拉尔(Dobbelaere)的作品,赞美广场彩绘玻璃后期的修复工作,出自当代法国 Vitrail SaintGeorges 的作品,创作风格自成一格。

地址:30 Victoria Street, Singapore 187996


圣伯多禄圣保禄堂(Church of Saints Peter and Paul)

圣伯多禄圣保禄堂 1870 年落成,与新加坡华族天主教徒群体的成长息息相关,早期服务于操各种中国以及印度方言的信徒。这里也是许多欧洲传教士在前往中国传教之前学习中文的一个中心。

教堂原有的建筑风格为热带哥德式风,是殖民时期颇受欢迎的建筑风格。这座历史悠久的建筑,于 2016 年与其他三栋老建筑获颁建筑修复奖,获奖原因:修复工程旨在恢复教堂于 1969 年进行大规模 “现代化” 工程前原有的哥德式风貌,不但成功重现这座老教堂的建筑特色,也重现它原有的氛围。

此外,圣伯多禄圣保禄堂的花窗设计亦留下了法国作坊的足迹。

地址:225A Queen Street, Singapore 188551

哥特式建筑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内的玫瑰窗,在阳光照耀下,教堂内部五彩缤纷、眩神夺目。 哥特式建筑圣伯多禄圣保禄堂内的玫瑰窗,在阳光照耀下,教堂内部五彩缤纷、眩神夺目。
圣伯多禄圣保禄堂的五片彩绘玻璃出自法国工作坊之手,呈现圣徒身影。 圣伯多禄圣保禄堂的五片彩绘玻璃出自法国工作坊之手,呈现圣徒身影。

圣约瑟教堂(St Joseph's Church)

圣约瑟教堂的行政堂建于 1912 年,建成初期到 1981 年一直都是在新加坡的葡萄牙布道团总部。1999 年,葡萄牙布道团停止在新加坡传教,而在此之前,这个行政堂也是澳门主教的居所。这座建筑的外墙有哥特式拱门,屋顶设有花形浮雕,富有葡萄牙巴洛克风味。

这里最有建筑特色的是彩绘玻璃窗,设计采用拉丁十字结构的圣若瑟堂,是一个建筑奇迹。

超过百年历史的圣约瑟教堂在 2005 年被列为国家古迹后,教堂一侧的行政堂也将被列为受保留建筑。与许多获保留的建筑不同,这座行政堂得以保留,是因为教堂主动向当局提出保留建议。市建局对它进行评估后认为,这座有浓厚葡萄牙风味的建筑,承载着新加坡与葡萄牙的渊源,具有保留价值,也展现了新加坡多元种族和文化的特色。

地址:143 Victoria Street, Singapore 188020


阿都卡夫回教堂 (Abdul Gaffoor Mosque)

1859 年竣工的阿都卡夫回教堂,原先为木造结构,后在 1907 年改建为砖造建筑,设计风格融合了南印度、摩尔与欧洲风格,外观点缀著星星月亮的装饰,教堂内装潢也十分华丽,中央圆顶的彩绘玻璃、巨大的水晶吊灯,气派不逊于欧洲古教堂。

这座回教堂曾于 2003 年经历一次修复和扩建工程,但由于当时所采用的材料和油漆不太适当,以致建筑物的一些地方出现裂缝、油漆褪色、表层剥落、地下水渗透和盐分结晶等现象,2011 年得到国家古迹基金的 13 万 7500 元拨款,协助回教堂进行防水处理、增添玻璃屋顶和安装避雷针等。

地址:41 Dunlop Street, Singapore 209369

阿都卡夫回教堂设计风格融合了南印度、摩尔与欧洲风格,外观点缀著星星月亮的装饰。 阿都卡夫回教堂设计风格融合了南印度、摩尔与欧洲风格,外观点缀著星星月亮的装饰。
教堂内装潢十分华丽,气派不逊于欧洲古教堂。 教堂内装潢十分华丽,气派不逊于欧洲古教堂。

国家博物馆玻璃圆楼

国家博物馆是新加坡最大的博物馆,占地 1 万 8400 平方米,历史也最悠久,可追溯到 1887 年。这座具有浓厚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建筑在所有新加坡博物馆中鹤立鸡群,同时也是新加坡的文化与建筑地标。

圆形穹顶是国家博物馆最标志性的建筑特色,其精美的彩绘玻璃于 2004 年底进行修复,直到 2005 年中才完成。这些彩绘玻璃一共有 50 片,每一片长约 9 英尺,修复期间全数拆下,由本地一位彩绘玻璃专家进行检验和评估,然后运往工作室以纯手工逐件修复。

经过两年的修复,国家博物馆玻璃圆楼于 2016 年 12 月以崭新面貌开放,并增设两个新永久展览。

由日本艺术团队 teamLab 打造的《森林的故事》以博物馆珍藏的威廉法夸尔《自然图集》系列为灵感,将当中的 69 幅水彩画以动态影像的方式呈现。展览分为三个部分,在圆楼上层、通道与底层展出。

圆楼底层还有《新加坡·老树》展览,共展出 17 张新加坡摄影师赵仁辉所摄的新加坡老树。

地址:143 Victoria Street Singapore 188020

国家博物馆建筑具有浓厚新古典主义风格。 国家博物馆建筑具有浓厚新古典主义风格。
古典圆形穹顶和新帕拉底奥外观至今仍是这栋建筑的亮点。 古典圆形穹顶和新帕拉底奥外观至今仍是这栋建筑的亮点。

民众该如何欣赏彩绘玻璃艺术?

值得一提的是,本地许多历史悠久的教堂和基督教会都集中在市中心。曾在古迹保存局工作的新加坡科技设计大学助理教授杨茳善说,莱佛士 1822 年在制定新加坡市镇规划图原则时,就已圈定在现有圣安德烈座堂周围地段建设一座教堂。

他说,过去不少人目不识丁,彩绘玻璃多以《圣经》故事为主题,随着这个功能的没落,不少彩绘玻璃固然仍有宗教色彩,却也是供人鉴赏的艺术品。

“除了是艺术品,我们也可把彩绘玻璃视为社会历史的一部分。是谁委任工匠制造彩绘玻璃?什么人或哪个作坊负责制作工程?彩绘玻璃是在本地制作还是入口的?我们把经由赞助完成的彩绘玻璃称为纪念板,也绘上一些文字。例如,纪念莱佛士的花窗就附上这些文字:纪念莱佛士爵士,新加坡显赫的开埠人。”

除了宗教建筑,博物馆、私宅、餐厅、酒吧,甚至是灯饰和镜子等也都镶了仿制彩绘玻璃。其中不少只有颜色没有图案,更多的是希望透过彩绘玻璃,在现代中营造出中世纪氛围。

广大民众应该如何去欣赏彩绘玻璃呢?杨茳善说:“就把彩绘玻璃当艺术品来欣赏吧,这有如欣赏一幅画,只不过场景是不同的,彩绘玻璃离不开建筑。”“开始时,可以先观察彩绘玻璃的颜色和比例等,接着可研究彩绘的风格,然后再了解作品背后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