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抹白墙红顶,建筑取“土字型”设计的晚晴园。

发生在20世纪初的辛亥革命,让男人剪去辫子,女人松开缠脚布,催促了现代中国的诞生。晚晴园这栋百年老宅,不仅见证了中国近代史上这场轰轰烈烈的大革命,还是早期新加坡华人直接参与辛亥革命的最有力佐证。它是拥护孙中山的革命志士秘密组织的东南亚首个同盟会。推翻满清王朝的辛亥革命,有多场起义就是在这个秘密基地策划的。

今天,这栋注入热带元素的维多利亚风格别墅,成为孙中山南洋纪念馆,以新的起点再创辉煌。

晚晴园原名“明珍庐”,根据新加坡土地管理局的记录,明珍庐的建筑蓝图是由政治立场偏向“保皇派”的粤商梅泉宝(1873-1926)于1900年呈交给市政厅,申请兴建的。

1905年,本地橡胶业富商张永福和弟弟张华丹买下明珍庐,取名晚晴园。同一年,孙中山南来宣扬革命,张永福把晚晴园让出来给孙中山使用。晚晴园从此成为同盟会在南洋的革命基地。

孙中山在这里成立同盟会的新加坡分会,起草同盟会章程,并在这里策划了黄冈起义(1907年5月)、镇南关起义(1907年12月)以及河口起义(1908年4月)。晚晴园可以说是孙中山推翻满清皇朝一个很重要的地方。

历史迂回曲折,主张保皇的梅泉宝当年在兴建明珍庐时大概没有想到,别墅最后会成为孙中山策划起义的革命基地,还是同盟会成立时的秘密据点。直到1909年5月上旬,同盟会南洋支部才迁往槟城。

1910年8月,张永福因为长期从事革命工作,无暇照顾自己的商务,生意失败后,他以5300元把晚晴园卖掉。

这栋历尽沧桑的老房子之后易手12次,曾经被移交给南京国民政府管理,也曾在日军占领新加坡时,被日军占用为通讯部队的驻地。

日军投降隔年,晚晴园成为中国国民党新加坡支部办事处。1951年,英国殖民地政府取消它的合法地位,国民党新加坡支部停止活动,晚晴园移交给新加坡中华总商会管理,2009年才交由国家文物局接手管理。

《华侨是革命之母》,画出了1907年孙中山在马来亚霹雳州向矿工宣传革命思想的场面。
烈士树:庭院中的烈士树见证了晚晴园的百年沧桑。

“明珍”是美人还是名驹?

晚晴园的原名“明珍庐”也曾经引发一段有趣的争议:“明珍”究竟是“富家公子”身边的美娇娘,还是爱马主人豢养的名驹?

有趣的论战,至今尚无定论。

“明珍”是美人之说,源自同盟会新加坡分会领导人陈楚楠。1940年,他在晚晴园重新开幕时发表的《晚晴园与中国革命史略》中说,晚晴园有段艳史,它原来是一位富家公子的藏娇金屋,明珍就是那个美人的名字。

可是,也有历史爱好者认为,明珍是梅泉宝的爱驹而非美人。根据1907年5月报章上刊登的一则赛马广告,梅泉宝当时有一匹马参赛,马儿的名字就叫 Bin Chan(明珍)。

不过,曾担任孙中山南洋纪念馆馆长的国家文物局文物机构副司长潘宣辉认为,明珍庐建好时,梅泉宝还不到30岁,符合陈楚楠所说的“富家公子”形象,因此,梅泉宝即使有一匹叫“明珍”的马,也不能因此就否定“明珍”这个“美人”存在的可能性。


红颜陈粹芬 晚晴园留下踪迹

根据记载,孙中山曾经八次到新加坡,其中三次就住在晚晴园。

在孙中山八次南来新加坡时,他的红颜知己兼革命伙伴陈粹芬也曾数次随他在晚晴园留下足迹。

陈粹芬原籍福建厦门,在香港出世,18岁时在香港与孙中山相遇,之后就随孙中山流亡海外,曾经伴随孙中山到过日本、香港、马来亚和新加坡,协助孙中山安排日常作息,也负责传递消息、运军火、为革命筹款等危险的工作。

陈粹芬的哥哥陈和则担任孙中山的私人保镖。

辛亥革命之后,陈粹芬功成身退,在北马的槟城过着半隐居的生活。

耗资560万元翻修和重新规划的晚晴园,把焦点锁定“星洲三杰”,即张永福、陈楚楠和林义顺.
《中兴日报》是张永福和陈楚楠合办的一份报章,倾向孙中山领导的革命派。

孙中山南洋纪念馆

地址:大人路12号(12 Tai Gin Road)
开放时间:上午10时至下午5时(星期一闭馆)
网址:www.wanqingyuan.org.sg